[巴赫] 第05篇丨初到魏玛,阿恩施塔特与米尔豪森(1703年-1708年)

阿恩施塔特的新教堂,后为纪念作曲家改名为“巴赫教堂”.jpg
▲阿恩施塔特的新教堂,后为纪念作曲家改名为“巴赫教堂”

1703年1月,巴赫从圣米歇尔毕业,并在应聘一个位于桑格豪森的管风琴师的职位被拒绝后不久,他被萨克森-魏玛的约翰·恩斯特三世(与其兄威廉共治,但无实权)聘为宫廷音乐家,除了在公爵的礼拜堂演奏小提琴与管风琴,也处理一些与音乐无关的仆役工作。巴赫在魏玛工作了七个月,建立了自己作为管风琴家的名声。

左为萨克森-魏玛公爵,威廉·恩斯特,右为萨克森-魏玛公爵,约翰·恩斯特三世.jpg
▲左为萨克森-魏玛公爵,威廉·恩斯特,右为萨克森-魏玛公爵,约翰·恩斯特三世

后来巴赫被邀请到阿恩施塔特的新教堂,为其新完工的管风琴作检查,并举办了启用音乐会。

在这个位于魏玛西南约40公里的古老小镇,巴赫家族与当地居民建立着良好往来。1703年8月,他接受了在该教堂的管风琴师的职位,这个工作体面但并不繁重,而且能得到一份不错的薪水;然而虽然未在合约中载明,巴赫仍需兼任拉丁学校唱诗班的领唱者。但良好的环境和热爱音乐的雇主并没有缓解巴赫和当局之间的紧张关系。巴赫显然是对唱诗班的水平不满,并缺乏成熟度解决相关的争端,他甚至还与一个名叫盖耶斯巴赫(Geyersbach)的巴松管手爆发肢体冲突,被写在1705年8月的法庭记录里。

更严重的是,1705年至1706年,他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拜访了著名的风琴师和作曲家布克斯特胡德,并参与他在北德吕贝克圣玛利亚教堂的音乐会。此次拜访布克斯特胡德的旅行,来回需要各徒步约400公里,他请了30天的假,却离职四个月,且未通知雇主,这成为他在1706年1月宗教法庭上被指控的“罪状”之一。

这趟超过预期计划时间的旅程,强化了布克斯特胡德对巴赫早期风格的影响,也显示了在巴赫心目中布克斯特胡德的重要性。从吕贝克返回的巴赫还带来了许多新奇的演奏想法,例如自由花俏的和弦与装饰音、不定性的转调与变奏等等,导致教友难以辨清圣咏旋律。这些时人看来“怪异”的做法引发了投诉,教会当局在1706年2月及11月给予巴赫警告,但巴赫不是很在意。

1706年末巴赫尝试角逐米尔豪森布拉修斯教堂的风琴师职位,并在1707年的复活节试奏后得到该份工作。在那里有更好的薪酬、更高的地位,而且最重要的是有更好的唱诗班。

同年10月,和他的第二代堂姐玛利亚·芭芭拉·巴赫结婚。巴赫此时已是经验丰富的管风琴师,负责监督教堂受损乐器的修复工作。在巴赫检查过布拉修斯教堂的管风琴后,他提议将之翻新,虽然费用昂贵,但教堂和米尔豪森市政府都予以核准。巴赫也为1708年的新议会就职典礼创作了清唱套曲, BWV 71《上帝是我的国王》,此作于同年付梓,除了是巴赫最早付梓的作品,也是他传世的清唱套曲中唯一在其生前印刷出版者。

快速服务:【点我充值Yue币】 【点我开通VIP会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全文阅读

共 1731 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