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多芬] 贝多芬住所(02)海伦·冯·布劳宁夫人和她的家人剪影

1.jpg
▲海伦·冯·布劳宁夫人(左)和她的家人剪影:女儿伊莲诺常被称为贝多芬的初恋对象;二子Christoph、Lorenz、夫人的兄弟Abraham;最右边的儿子史蒂夫,为贝多芬终身挚友,在维也纳时两人还曾短暂同居。

成长场所——宫廷与第二个家
贝多芬一家,自祖父以来三代都曾为科隆主教兼选帝侯的波恩宫廷服务。1784年起,14岁的少年贝多芬也加入了宫廷乐团,主要演奏中提琴,后来又兼任宫廷管风琴师。

另外,宫廷剧院也成为青少年贝多芬常留连的场所,19岁之前,他已经在此观赏、或至少听闻过许多名作:《哈姆雷特》、《李尔王》、《马克白》等。当时,施莱格尔(August Wilhelm Schlegel)著名的德文翻译版还未问世,贝多芬已透过宫廷剧院中熟悉了不少莎士比亚戏剧,其中《罗密欧与茱丽叶》启发了未来的《F大调弦乐四重奏》(Op. 18 No. 1)。

贝多芬出入宫廷,结识了许多同行,包括教导他巴赫《平均律》的老师聂夫(Gottlob Neefe),小提琴家法兰兹·里斯(Franz Ries)一家,并进一步与贵族和资产阶级的家庭建立了友谊,包括终身掣友韦格勒(Franz Gerhard Wegeler)。朋友们给皮肤偏黑、性情急躁的贝多芬取了绰号:[西班牙人](Der Spagnol)。这个绰号似乎冥冥间预言了他人生最后的住所。

贝多芬一家后来几度搬迁,到了文策尔巷(Wenzelgasse)25号。韦格勒曾趁贝多芬出门时,偷偷潜入他的居室,将墙壁全粉刷成白色。一直到逝世前卧病在床期间,贝多芬还在信中提起同乡哥儿们当年这桩恶作剧,[让我大吃一惊]!

2.jpg
▲文策尔巷25号是贝多芬一家在波恩的最后住处

韦格勒不但是终身掣友,也是少年情敌。那些年,他们一起追的女孩是依莲诺.冯.布劳宁(Eleonore von Breuning)——前宫廷参赞的女儿。虽然其父故去,在寡母掌理下,明斯特广场的冯.布劳宁豪宅成为波恩上流阶层和艺文人士频繁聚会的场所,而贝多芬也受邀担任冯.布劳宁姐弟的音乐教师,并曾将钢琴和小提琴的《〈如果您想跳舞〉变奏曲》WoO 40(“Se vuol ballare”,莫扎特《费加洛婚礼》第一幕咏叹调)等数首早期创作献给依莲诺。

1787年,贝多芬的母亲和妹妹猝逝后,布劳宁夫人更填补了贝多芬心中慈母的地位,被称为[贝多芬的第二位母亲],而这幢宅邸成为他[第二个家]。

在贝多芬永远离开波恩后,韦格勒与伊莲诺结为连理,贝多芬却终身保留依莲诺的肖像剪影。他曾说,那似乎象征着[我年轻时一切美好的事物]。

在工作和社交中拓展的人际关系,更为贝多芬未来的事业奠下基础。1790年3月,在波恩艺文界的名士:老师聂夫、里斯、华德斯坦伯爵(Ferdinand Waldstein)等[阅读学会](Lesageselschaft)的成员师长推荐下,为开明的奥地利大公兼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谱写《约瑟夫葬礼清唱剧》。这部作品最终虽取消上演,到贝多芬逝世半个世纪以后才广为世人所知,然其中两段音乐后来被挪用至歌剧《费黛里奥》(蕾奥诺拉),乐章间的有机衔接和呼应,也预示了《华德斯坦》奏鸣曲等杰作,乐器不时出现紧连的突强音,仿佛提早三十年预见伟大的晚期弦乐四重奏《大赋格》的多重力度变化。

同样常出入宫廷和冯·布劳宁宅邸的华德斯坦伯爵,居留于维也纳时曾与莫扎特往来。1788年1月末迁居波恩后,慧眼识英雄地看出正在停滞期的贝多芬潜藏之才华,在宫廷职务和离乡发展上,给予多方协助,可说是贝多芬在波恩时最重要的赞助人。这时贝多芬还没创作出真正名留后世的曲子,献给华德斯坦伯爵的都是一些青涩的变奏曲和进行曲。15年后,1803年,已成名的贝多芬将C大调第21号钢琴奏鸣曲(Op. 53)题献给华尔斯坦伯爵,此曲常以伯爵的姓为别名,令这位晚景凄凉的伯乐名垂千古。

离别时,伯爵在纪念册上写下:

[亲爱的贝多芬!你就要去维也纳,去实现渴望已久的心愿。莫扎特的天才神灵还在为其弟子的死亡而哀悼和啜泣。他在永不枯竭的海登那里找到了庇护所,但并非久居之地;他想望通过海登再一次与某人结合在一起。通过持续不断的努力,你会从海登的手中接受莫扎特的精神。

1792年10月29日于波恩──你真诚的朋友华德斯坦]

快速服务:【点我充值Yue币】 【点我开通VIP会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全文阅读

共 1740 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