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多芬] 贝多芬住所(10)黑西班牙人之屋

1.jpg
▲黑西班牙人之屋原建筑于1903年遭拆除,现在只留下门面,纪念贝多芬(右)与另一位同样曾居此地的诗人Nikolaus Lenau(左),以及一面标示贝多芬去世之地的铭牌

弦歌不辍的黑西班牙人之屋
秋天,贝多芬返回维也纳后,10月15日,伯侄搬入黑西班牙人之屋(Scharwzspanierhaus)二楼——这将是他一生最后一处住所。不知屋名是否令贝多芬回忆起自己在家乡时的绰号?只是,现在的他面色蜡黄、头发斑白,形容不复年少。

我们不知道贝多芬是否感慨回忆自己的青少年时期,但不难揣测,如今的青少年卡尔在短暂个人生活的自由后,重回伯侄同住时光,有多么压抑,仿佛新住所屋名「黑西班牙人」真正的意含——黑衣西班牙修士,伯父过度关怀、有志难伸,这对他而言是场苦行。

A小调第15号弦乐四重奏于次月——11月6日由舒彭齐格领导的弦乐四重奏乐团公开首演。同月,降B大调第13号弦乐四重奏(Op. 130)完成。

第13号弦乐四重奏在德文国家别称Lieb,英文译为Dear,故而中文译为「亲爱」。其实这个称呼来自贝多芬笔谈簿中提及的家中音乐活动:「周三晚上7点,贝多芬的Leibquartett……将在贝多芬的公寓排练」。Lieb一词除了「亲爱」,还有「身躯」、「胃部」和「个人」之意,所以这句话其实是贝多芬中年喜欢的双关语冷笑话之一,意思是:好友──身躯壮硕、大腹便便的小提琴手舒彭齐格领导的弦乐四重奏乐团,是贝多芬的「个人专属四重奏乐团」。原本Leibquartett指的是这支弦乐四重奏乐团,后来被误冠在他们那天排练的第13号弦乐四重奏之上,而被当成别名。

至此,加利辛公爵的委托已然大功告成,然而贝多芬乐思泉涌,下笔不能自休,又继续创作了两首四重奏。

黑西班牙人之屋中,弦歌不辍、亲友在旁,贝多芬的生活表面上回归正轨,事实上暗伏阴影。他干涉侄儿交友、去校门口站岗等侄儿放学以防他不回家,甚至卡尔去参加狂欢节舞会都要作陪……与无视自己的理想和隐私的伯父共同生活时,再次失去自由的侄儿几乎窒息。

那一年夏天,贝多芬难得没有前往郊区避暑。他认为自己应该多陪陪侄儿。然而,这只让卡尔倍感压力。7月29日,卡尔独自前往伯父常渡假疗养的巴登——伯侄关系恶化至此之前,他们还曾同游——山上的劳恩斯坦(Rauhenstein)城堡遗迹,朝自己的脑袋扣下手枪扳机。

卡尔在备案时回答的自杀原因是:伯父对自己「纠缠不休」,如同「囚禁」;「我变坏了,因为我伯父希望我变得更好」,「对人生厌倦了」。那不是怨恨,而是难以承受的亲情压力。

几乎崩溃的贝多芬向霍尔兹诉说:「我只是希望,可以有个获得我真传的人留在我身边」,其言可哀,其情可悯,但就像许多自我为中心的父母一样,没有意识到孩子已经成长,不是自己的附属品,拥有自主意识,需要独立空间。

这个月完成的升C小调第14号弦乐四重奏(Op. 131)被贝多芬视为自己最完美的单曲。曲中出现歌曲《致远方的爱人》那渴慕般的主题旋律,仿佛对逝去爱情和美好岁月的召唤。

其题献对象,更显示出贝多芬经历几乎丧侄之痛后,终于领悟了应该放手让孩子自由,并不忘给予支持:他答应卡尔从军,并将此曲呈献给史都塔海姆男爵(Joseph von Stutterheim),他是卡尔即将加入的军团之元帅。

其实,贝多芬原本预计将第14弦乐四重奏题献爱乐富商好友沃福麦雅(Johann Wolfmayer),但毕竟亲情胜过友情、朋友不如侄儿,还是献给侄儿的未来上司以作为「打点」之用更重要。

快速服务:【点我充值Yue币】 【点我开通VIP会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全文阅读

共 1740 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