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多芬] 贝多芬住所(09)第九号交响曲首演的19世纪版画

1.jpg
▲描绘第九号交响曲首演的19世纪版画;该场音乐会的曲目还包括《剧院献礼序曲》,献给加利辛,他正是晚期三首四重奏的委托创作人

巍峨剧院与疗养小屋
在次年(1824)第九号交响曲首演的音乐会上,曲目还包括《剧院献礼》序曲,贝多芬将之题献给加利辛亲王——或许是为了安抚再三打听弦乐四重奏写作进度的不耐烦委托人。

之后,到巴登避暑时,贝多芬好整以暇地写作了几首钢琴小品(Op. 126),送给弟弟约翰作为金钱纠纷和解之用。六月,他才开始将心力专注于弦乐四重奏,此时距他之前谱写《庄严弦乐四重奏》已有13年左右。

自此,贝多芬创作了五部「晚期弦乐四重奏」:三首(第12号、第13号和第15号)用以完成加利辛亲王委托,之后难以抑制灵感泉涌,又谱写了两首(第14号和第16号)。

1824年秋,卡尔满18岁,在维也纳大学学习语文和哲学,结交许多朋友,成年后偶尔在外过夜,他认为那是自己的私事,但伯父又忧虑又愤怒。贝多芬不清楚侄儿的交友状况,竟对他的朋友抱着强烈敌意(「我们家卡尔本来很乖,都是朋友把他带坏」的家长心态),更妄想管家与卡尔有奸情(「我们家卡尔这么帅,身边的女人一定会勾引他」的防贼心态)。

过去的轶闻为了塑造贝多芬伟岸形象,于是常将卡尔描绘成恶少,让人同情他的伯父。然而,这其实是长幼间的代沟:卡尔的确进入叛逆期,但并不只是年轻气盛,他还志在远方,希望从军。贝多芬舍不得侄儿离开身边,所以强迫他留在维也纳,学习不符性向的科系。于是,伯侄常激烈争吵,以致约翰尼巷(Johannesgasse)公寓的房东对他们下逐客令。

1825年2月左右,贝多芬在被迫搬家前完成降E大调第12号弦乐四重奏(Op. 127),并于3月6日由重回维也纳的舒彭齐格领导的弦乐四重奏乐团公开首演。该团新任第二小提琴霍尔兹(Karl Holz)常帮忙抄谱,与贝多芬相处甚欢。贝多芬请他担任自己的秘书,而开除了两年多来以无薪秘书的身份住在家中、爱捏造故事的辛德勒(Anton Schindler)。

失去家园使伯侄双方妥协,卡尔改到综合技术学院读商科(已故生父和叔父约翰的职业),贝多芬则到巴登租屋疗养,然而,严重的结肠炎与肺病发作迫使他在四月中旬停止下一首四重奏的谱写工作。

缺乏安全感使贝多芬在短短时间内写了至少35封信给侄儿,还署名「你不幸的父亲或最好不是你父亲的人」,抱怨、咒骂、哀求卡尔探望……夺命连环般以父亲自居进行情绪勒索,让卡尔根本无法专心课业。原本关系已和缓的弟弟约翰夫妇和卡尔的母亲试着当和事佬劝说,结果贝多芬认为他们是想讨好侄儿、离间父子感情,又成了他的假想敌,还写信痛骂「那些比我低等许多的生物」。

音乐可以让贝多芬恢复幽默和乐观,接受诊疗时,还不忘写作卡农曲《医生,把死亡关在门外吧!在必要时,音符也很有帮助!》(Canon“Doktor,sperrt das Tor dem Tod”)他逐渐康复,五月重拾作曲工作,A小调第15号弦乐四重奏(Op.132)慢板第3乐章以利地亚调式唱出《病愈者献给神的神圣感恩之歌》(Heiliger Dankgesang eines Genesenen an die Gottheit)。

快速服务:【点我充值Yue币】 【点我开通VIP会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全文阅读

共 1740 次阅读